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潘保根

文学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中国楹联学会会员,中华诗词学会会员,中华诗词研究院研究员,安徽省诗词协会理事,安徽省楹联学会会员.《中鹰文化报》社副社长,《华夏诗词》、《友声吟集》编委,芜湖市作家协会委员,无为县诗词楹联学会常务理事。出书:史料《潘氏家谱》、诗集《春风吟草》。

网易考拉推荐

难忘的廉政故事  

2013-05-11 10:22:46|  分类: 人文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难忘的廉故事

潘保根/

看到这个题目,就会令人联想起历史上的名人轶事。如,两袖清风的于谦;艰苦朴素的周恩来;坚持吃工作餐的朱镕基;谢绝阔宴的温家宝;同甘共苦的毛泽东等等。

而今天这个故事里的主人翁是个“平凡”的名人——他就是现任牛埠中心校校长、芜湖市十五届人大代表王俊。说起,老牛埠区的人们都会竖起大拇指的。他廉洁奉公、为民办实事的作风,一直受到群众的大力褒扬。他曾任湖陇初中教导主任、牛埠教办室干事、昆山教办室主任,现任牛埠中心校校长。所著论文曾在《安徽教育》、《人民教育》上发表。获县政府奖励一级工资。被评为市、县优秀教育工作者。无为县第十三、十四、十五届人大代表,巢湖市第二届、第三届、芜湖市第十四、十五届人大代表。

我初识王俊是在2000年,确实人如其名——英俊潇洒。难怪人们给他评价是干净、利落、豪爽、大气,中正而风度翩翩,严肃却平易近人,是位不折不扣的帅哥型领导人。

那年我在牛埠镇百洼小学当校长,王俊在昆山教办室当主任,我同学何爱兵在他的手下当干事。一个休日的下午,我接到同学何爱兵的电话,说他与王俊主任等几个人一道我这里钓鱼,要我先安排渔场。这太好办了,因为我单位前面就有一个近千亩的渔场,而承包者恰好是我的好朋友。这里经常接待一些来自各地的钓鱼爱好者,一般是免费的。

不一会他们就到了全程奉陪。大家有说有笑地钓了一下午,收工时也颇有收获。我掂量了一下,大概20斤左右,若按当时的价格不值50元,但王俊非要塞给我朋友100元不可,说是要把钓到的鱼购买下来,否则良心会不安的。朋友说什么也不收,并解释说,他的渔场经常有熟人来钓,但从没有收费的习惯!两个人拉拉扯扯,差点搞红了脸,弄得大家都很难堪。最后还是朋友头脑灵活,收了钱打了圆场,但有个条件必须要王俊一行在那里吃过晚饭才走。可是王俊怎么也不肯留下反而“命令何爱兵一定要邀请到我与朋友一道去他家吃晚饭。何爱兵是个服从性特好的人,上级交给的这个“硬任务”,无论如何也要完成的。

在何爱兵的软磨硬泡下,我与朋友被“强制”性带到王俊家。王俊亲自下厨,准备把当天的战利品烧给我们吃。大家趁这空当打牌的打牌,喝茶的喝茶,而我却暗暗打量了一下他家里的布置——朴素但很整洁;简约而不简单。从墙上的字画到阳台的花草,无不透露出一种和谐的文化氛围。

晚饭在热烈的气氛中结束,大家都很开心;可是的心里却蒙上一层幽幽愧疚。晚上王俊叫了车子,送我们回去。路上朋友感慨不已,直夸王俊真“够朋友”!

王俊为人豪爽出了名,但对自己的要求十分严格,行事低调,从不讲排场。家庭生活用品从不奢侈浪费,特别是衣着更是不讲究。记得他有一件穿了很多年的羊毛衫,有次不小心让钥匙扣给剐了一个碗口大小的洞。这事搁在谁都会扔了那件破毛衣的,但王俊偏偏舍不得扔,他找人帮忙给重新缝补了起来,接着穿。他妻子看不过去,劝他重新买一件。他说:“这件衣服穿了这么多年,有感情了,扔了怪可惜的。再说这羊毛衫穿在里面,别人又看不到,没关系的。能节省就节省点吧,不必要浪费的。”

2003年,王俊调回牛埠中心校任一把手,当了我的顶头上司。于是我们打交道的机会就多了起来,虽然他与我是上下级关系,但他从不摆架子。在所有的下属当中,似乎对我情有独钟,在任何场合都与我以朋友关系相处曾有一段时间与我形影不离这为我向他学习提供了机会和平台。从他身上让我学到了在书上永远学不到的东西:悟出了为官一任,造福一方的真谛;体会到以人为本,人性化管理的正能量;明白了“威人先正己,举事先做人”的处世原则,等等

可能是太过亲近的缘故吧,我在他面前无拘无束、畅所欲言的,他也毫不介意。但有一点我时刻提醒自己——他领导着我。按照中国几千年的传统,在一些重要的、特殊的日子里,还是要遵循一些“潜规则”的。比如,逢时过节,送点礼物孝敬领导;或趁领导家有婚丧喜事之机请客送礼等。我是个凡人当然也随大流了可恰恰是这个“潜规则”坏了事,差点让我们连朋友都做不成。

记得在他刚调回牛埠的那年春节前夕,我按“惯例”备了份土特产等礼物送到王俊家。他问明了来意后,吃惊地看着我,并第一次对我发了火:“真没想到你也这么庸俗!我刚调回来,你就来这一套,这不是害我吗?再说我从政这么多年,助人无数,从没有接受别人一分钱的好处,你这么不了解我,太让我很失望!快把东西拿回去!”

这顿严厉的话语如当头棒喝,惊得我目瞪口呆,也羞得我无地自容。我做梦也没想到是这种结果,如果当时灰溜溜地把东西带回去,那多难堪,那多没面子呀,正在进退两难之际。他妻子出来打圆场,想缓和一下紧张而又尴尬的气氛。谁料不但不起作用,反而被他数落了一番。我无奈之下一咬牙,一跺脚,趁他不注意,扔下东西就跑了。

可是第二天,他和妻子一道我家,一见面就笑道说:“昨天我火气大了点,你不要见怪。你的东西很好,我收下了,谢谢你。不过我把你的东西折价成了钱,你也一定要收下。”当下就塞给我800元钱,我说什么也不肯收,并一再推辞说根本值不到这么多钱。可是他给钱的决心毫不动摇,同时严肃而不无感情地对我说:“小潘,我们都是党员干部,从搞投机倒把,也不搞徇私舞弊,为民办事是我们的本分。我们在日常工作中都本着公开、公正、公平的原则,办实事、办好事,让老百姓高兴才是我们的根本动力。再说我不缺吃、不缺穿,干嘛要收不义之财呢?还有你孩子还小,老婆又没工作,需要用钱的地方多着呢,家庭条件不如我,我怎么忍心收你的东西呢?希望你能理解并支持我的工作。如果你今天不收下这800元钱,那我们以后连朋友也没得做了。所以这钱你收也得收,不收也得收!”

这番话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且合情合理合法,让人无可反驳。试想在他这样强有力的攻势下,我招架吗?——眼泪夺眶而出,不得不投降。

过去快十年了,对我来说历历在目,就像发生在昨天,时刻鞭策着我前进

 

作者:安徽省芜湖市无为县牛埠镇纪委(238351)潘保根

电话:18056500888

欢迎访问我的网易博客:

http://pbg8888.blog.163.com/blog/static/16398462920133343635948/

 

  评论这张
 
阅读(519)|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